照烧皮卡。

青春替我抵了命。
没有少女心泛滥,没有老年心淡泊。

会喜欢好多东西,常年负能量爆棚。


希望学会隐忍。


日lof随意

【安雷】执照营业 0.1

—— 是给我坠爱的西皮 @阿辞决定把名字倒过来写—由于开学弧了 的生日贺文!!生日快乐!!


一.

 

雷狮是什么人?

 

强大,骄傲,随心所欲。仿佛生而就是为了打破千篇一律的规则,仿佛就是一头领头却又默默无闻的狮子。任这世界的轮回与转世,任这太空的随意变动;死亡也好,存活也罢,他永远都站在自己为自己创造的一片天地里,管他什么计谋,管他什么虚情。他永远是一颗耀的让人睁不开眼的明星。

 

但这也是致命伤。在这野兽丛一般的娱乐圈里,太随心所欲了,是没有好果子吃的。

 

自从雷狮顶撞了某集团的老董,微博粉丝一路直线下降。曾经举着横幅尖叫呐喊雷狮我爱你一辈子的粉丝,现在将手里的横幅巴啦啦小魔仙变,变成了一把好似冷热流一般锋利的剑,发了狠的往雷狮的身上刺。而雷狮呢?噗呲冷笑一声感叹僵尸粉与网络的威力,一旁的安迷修加上一句最主要的还不是钱。但皇上不急太监急,公司上下的骨干人员集中在一起,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。最后隔壁的凹凸娱乐的凯莉小姐来了,一句话不说将银行卡“啪叽”一声甩在木质的会议桌上,“既然这么好的一头猛兽你们驾驭不了,那就交给我们丹总调理吧。这是解约费,收好不挂失哈。”然后把雷狮一把拽走,恨铁不成钢的瞥了一眼同是七创娱乐却整天来对家串门的安迷修。“呵安迷修你就是个垃圾。”凯莉小姐头也不回的拽着一脸蒙蔽的雷狮就头也不回的潇洒走一回。

 

 

二.

 

安迷修现在很慌。真的很慌。

  他原本出于是死对头的心理去看望对家公司的雷狮,却没想到刚嗑完一袋瓜子谈完人生,抬眼一看就看见了自家公司的招牌作曲——凯莉小姐。然后迷迷糊糊的看完雷狮跳槽的全过程,然后被迷迷糊糊骂垃圾,然后迷迷糊糊坐在自家公司的会议室里,然后迷迷糊糊和雷狮成了一个团队出道…

  呸!什么鸡儿玩意儿?

安迷修瞬间清醒。

  

 

  凯莉微微一笑说这是丹总的意思,还补充了一句说你俩要卖腐组cp。

 

  嗯。

  嗯???

 

  别说是安迷修了,一向冷静的雷狮也瞪大双眼,就差生吞凯莉。

 

  “不行!!!”

   异口同声。

 

  “什么不行?”凯莉把手扭的咯吧响。“嗨呀我突然想起来了呢,刚刚完工的小黄曲还差个人唱呢。”

 

  “可以!”

  千万别惹作曲。

  安迷修和雷狮同时想。

 

 

三.

 

卡米尔听说他雷狮大哥突然跳槽到自家公司来了,刚听到的时候心里一惊,毕竟解约费是一笔大数目,在加上大哥本身就火,只怕那家公司会讹一把费用。

事实证明,是他想多了。丹尼尔本身就器重人才,更何况雷狮这头猛兽。

 

“大哥,如果你不想做这种事的话,可以给丹总说的。”卡米尔听到雷狮对他说的事情后,有些担心的皱眉,毕竟安迷修与他大哥不和这件事情人人知晓,丹尼尔从不会做这种为难人的决定,说不准就是凯莉为了满足自己的心思而编造的虚假命令。

  

  “不了。”雷狮摆手,凯莉不是好纠缠的主,最后还说不定把自己绕进去了。

  “那大哥准备怎么办?”卡米尔依旧担心。

  “我自有办法。”

 

 

 




【安雷】一败涂地(一)


—— 从一开始看见你,我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。






雷狮拼了老命的离开雷王星。

确实是拼了老命。当时一个人拖着卡米尔对几万人的军队,一把锤子锤出了一条生路。那时候,整个雷王星差点被血染红。雷王也气的眼睛一闭双腿一蹬,灵魂出窍,匆匆将王位继承给了日思夜想好久的雷老大;刚刚上位就花天酒地,放着几十万人不管。人民也不是摆设,抗议还没开始就被雷狮打的落花流水,惨的要命。雷狮报复完了,自己一拍屁股拉着卡米尔就走。去他妈的王位,去他妈的故乡。

然后兄弟俩开着飞船遨游天下,救了帕洛斯拉上了佩利组成了海盗团。虽说不是多忠诚的关系,但至少在实在喝不下酒时可以说哎呀家里还有人等我呢再见啦——还是个伴儿。在星系里浪了几年,黑吃黑玩过,骗人也用过,东凑西凑也成了个小有名气的海盗团。最后浪到无趣,在无意间看到的凹凸大赛就有了用。

在凹凸大赛也呈着“看到弱鸡就要踩,看到机会就要上的”海盗原理臭名远扬,再凭着一张好脸收了一堆迷妹。


之后就遇到了安迷修。
一个自称最后的骑士的中二少年。


善恶之战一触即发,电光火石之间没打出俗套的爱情。倒是打出了彼此看的起的死对头。

雷狮是这么想的。
但安迷修不是。

安迷修捂着跳的砰砰砰的心脏问自己,我靠啊安迷修你禁欲禁傻了?愧对喜欢自己的小姐姐愧对师傅愧对骑士道啊。

当时问骑士道硬生生的问成了骑狮道。

行吧,师傅我对不起你。
但我可以克制的。


克制什么?
克制龌龊思想,克制自己年轻的茎力。

就是茎力。


【你x神近耀】样子


ooc
在墙上投过的稿




夏沫玺被一个人爱过。

记得冯唐说过一句话,我要用尽我的万种风情,让你将来任何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内心无法安宁。

神近耀外表表达能力极差,没有万种风情,也没有内心安宁。

当时夏天入学,一群怀抱着所谓梦想的辣鸡青年男女拖着大号行李箱,背着或是大众或是名牌的书包开始了苦逼的大学生活。

夏沫玺就是其中一个。

好了别猜了,神近耀不是苦逼大学生也不是门卫老大爷,更没有两个人抱着一堆书相撞开启一段玛丽苏的故事。

神近耀是助教。
还是语文助教。

各班同学这么都没想通,他是有后门呢还是个闷骚呢。

最后发现不都是。

神近耀确确实实语文好,文笔赶得上某大作家。但还是死赖在这个排名极其靠后的学校。
据说是为了他的真命天女。


以前还小,用不了爱这个词,也不敢用。谁都知道一个爱字重的要命。

现在好了
神近耀想。

自己可能真的要用上这个词了。


其实夏沫玺长相普通,家室普通。挖几百辈的老底也挖不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但神近耀就喜欢,哦不,是爱上她了。

刚说过,神近耀外表表达能力极差,追女孩也一样不行。

巧克力吧,人家不喜欢。情书吧,神近耀不敢。

就这么拖到了毕业。

毕业晚会上,夏沫玺拉着皮卡喝酒。皮卡一口还没入口,夏沫玺就自己先把自己给灌醉了。

“我这样的青春啊,哪有什么堕胎、车祸、失忆。光是暗恋,就要用尽全力了。”


互相不爱却在一起和没在一起那个更叫人遗憾,其实,我们本该在一起,才更叫人遗憾。


我们也不必可惜,至少那个人,还会是你记忆里的样子。

【安雷】三年

ooc
失智产物








安迷修活了二十多年,磕磕绊绊跌跌宕宕的死赖了了一个名气。站在自己以为的最高质点回头望,才发现还有个人在各种回忆的主角栏里面。


安迷修的人生里,有根刺,名为暗恋的刺。那根刺是雷狮给的,不偏不倚正中靶心。
安迷修也挠头疑问,自己可能上辈子造孽太多,然后这辈子骑士道爱上恶党。

一句话总结,十分狗血。


当时在艺校,雷狮和他那一伙人叱咤风云,跟安迷修的人气不相上下。两家迷妹一见就撕,俩正主也志向不同,打个架都是凡人不敢恭维的。

雷狮没事,没事撸串喝酒,有事和安迷修噼里啪啦哐哐哐打。
安迷修倒好,打着打着打出来龌龊思想了。每天电光火石之间就净想那些雷德式哔哔。


安迷修想过,一咬牙拼了,这次运动会第一就告白。
然后他跑了第二。


可能这就是天意哦。


然后就顺理成章的毕业了。
有资源的自己背着家里人的期望打拼,没资源的要不平躺在家凉快,要不仗着自己上过艺校去应聘什么职位。

反正各有各的道。


“安哥?”
助理小妹的手在安迷修面前晃了晃,有些担心的望着他。
“怎么了?”安迷修反应过来,发觉自己发呆的时间太长。

“有人找你啊,在外面呢。”


安迷修想过不少人,但没想过是雷狮。
“呦,”
雷狮摇摇手中的罐装啤酒,当做给安迷修打了个招呼。
“出去走走?我饿了。”


“说起来,咱两也有三年没见了哈。”

“是啊。”
安迷修叹了口气,侧眼望向雷狮的半边脸。

说到底,自己还是会很喜欢他啊。


“三年是什么样子呢?”

有很棒的梦想,有过熬夜奋斗很累但很有成就感的感觉,有夜深人静的时候音乐加咖啡刷题的感觉,有喜欢的书喜欢的歌手喜欢的音乐喜欢的电影,写一手好看的字,有主见有担当,有失去会想起但不会念着的人,有互相嫌弃但不会走的铁哥们。

“三年的样子会很好,”
安迷修说,大排档昏暗的灯光给他渡上了一层神秘的光。
“但是,没有你,我不会很好。”